隨想 × 過去,與未來的街頭

這又是一個思緒飄太遠的故事。

前幾天看 PTT 上的一篇文章,想到阿德勒的理論:「人的行為受到自卑感所影響,但會尋求超越的力量所牽引,內心試圖成為完美的人。每個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自卑感,而優越感即是自卑感的補償。」腦海突然浮現出一首小時候聽過的歌……

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的時候多大已經不記得了,只記得它是家裡車上 CD 的其中一首。一開始根本聽不懂黃舒駿在唱什麼,不過那時候坐長途車的頻率很高,說聽到爛了也不為過,至今印象還是很深。(音樂偏好跟老爸大相徑庭的老媽對此頗有微詞。 XD)

稍微長大,開始聽得懂一點東西之後,覺得這首歌的詞蠻有味道的,曾經認真地讀了一下。

那樣的頓悟、明心見性和薪火相傳的精神都是如此地令人心折。有趣的是,CD 內頁中黃舒駿還寫著這麼一段文字:

感謝奚淞在四年前給我的觸動,那份剪報我一直留著,如今已泛黃了。他就像那個老畫師,我是那小孩。不過我想,他一定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一個從未謀面的小孩會為他的那篇文章懷抱著四年的感動,我也不知為什麼。

這些年來,我一直不知道黃舒駿當年到底看到了什麼,如今好奇心又被激起來,當然不會善罷甘休。(殊不知,好奇心是會殺死貓的……)後來經過一番尋覓,那篇文章讓我如願地在圖書館角落找到。文章已經超過三十年了,網路上又沒有全文,就把它貼上來以供分享。

讀完之後,詞裡故事的畫面似乎又更清晰了一些──原來是奚淞自己的故事嗎?

本來到這裡就可以結案了的,但這個故事裡,我總覺得還少了幾個畫面。羅丹的巴爾札克像是好找的,大概長下面這個樣子。

Monument to Balzac

神韻中是有那麼點像達摩,但詭異的是,無論我怎麼找,都找不到「羅丹作巴爾札克像曾參考達摩像」或是「羅丹博物館中的達摩瓷像」的相關資料。這份作品的確是花了羅丹七年,但他時間主要是花在瞭解巴爾札克的生平、性格、創作習慣及其作品等。(羅丹甚至擁有巴爾札克裁縫師所做的衣服。)這讓我不禁懷疑起達摩瓷像故事的真實性……我甚至開始猜測那瓷像會不會是類似這樣的惡作劇……

美劇《White Collar》裡面也有把藝術品混在垃圾裡面的橋段。看來「是不是藝術品」的界線真的是很模糊的啊!「One man’s trash is another man’s treasure.」也不是開玩笑的。所以在感情中被拋棄的諸君千萬不要失志!

咳咳~好像扯遠了!回到故事本身……

當然懷疑歸懷疑,畢竟我不是奚淞本人,也不是羅丹博物館員工,所以這部分到底真不真實,我自己也不能確定……(奚淞語氣)(畫外音:學個屁啊! XD)若有人有其他線索拜託跟我說,謝謝!

不過哪怕不去追究故事的真實性,阿德勒的理論如今就像一把明晃晃的劍,指出人們在自卑與自大之間搖擺的特質。什麼是「謙遜」?是「不恥下問」嗎?但沒有一個人自以為的「上」,何來所謂的「下」?難道今天沒有他人的肯定,你就要否認自己的價值了嗎?藝術你可以喜歡,你可以討厭,但憑什麼「陽春白雪」就是「高尚」,就是「雅」;「下里巴人」就是「低下」,就是「俗」?我曾天真地以為故事的主人公領悟到的是極致的藝術不論出身、不論高低、不論雅俗,只問本心;不求肯定,無懼自己的作品需要等待百年乃至千年才能盼到一位有緣人,喚起他心中的共鳴,重現那份感動。然而,這似乎只是我的一廂情願。

反觀現在在批判這些的我,心中又真的就沒有高下的分別嗎?為什麼我又會覺得某些充滿文化、性別等種種歧視的節目粗俗呢?(把歧視演到一個極致,似乎又變成了一種凸顯荒謬的反串?有時候有點難以分辨就是了。)我是在歧視那些我認為有歧視傾向的人嗎?這是不是某種知識份子的傲慢呢?

好多疑問還是沒有答案,我只知道,好奇心真的是會殺死貓的。當初要是不要那麼手賤,找那麼多東西,也就不會延伸出那麼多問題,單純的感動就不會被謀殺。還我初心啊~~~

DAMMI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